(三)从哈密到阜新的三千公里

(三)从哈密到阜新的三千公里

三月 8, 2016 阅读 485 字数 5716 评论 0 喜欢 0

(三)从哈密到阜新的三千公里

2016-03-13 AnyRail 西直门折返段


让各位久等了。

阜新归来已逾三周,从塞外到蒙西,从戈壁到平原,年前年后,三千余公里的穿越,各有经典可寻。

作为目前国内目前仍存的规模最大的蒸汽机车运营地,加之还算便捷的地理位置,阜新成为了众多蒸汽机车爱好者们尝鲜解馋的最佳选择。九台活上游(目前4-5台运用),与火车站的一墙之隔,运输部繁忙的作业和极高的“出镜率”,比起要奔波数日,远在西北的三道岭来说,这样的触手可及简直是在做梦。

· 阜新之路

(16FXMOB-011 北京北站待发的2101次列车)

说是方便,北京到阜新也不过六百多多公里,2101从北京北站开始,在京承,锦承,新义上晃悠14个小时就到了辽西。这车除了春运外常年太空,去年改线后短暂换过一段时间全卧,依然是太空又改回了原来的编组。

由于列车上的旅客不多,乘务工作也变得轻松。两位乘务师傅坐在我对面的桌子上与我攀谈起来。提到阜新”独有的“蒸汽机车,本就健谈的东北师傅们的话就更多了。师傅曾是叶柏寿机务段的大车,谈起蒸爷来如数家珍。

叶柏寿机务段曾是中国较晚还在运行蒸汽机车的机务段之一,回忆起那个年代,师傅对于东北各地的蒸爷类型,性能,保有情况了如指掌。只是忍受不了蒸爷上艰苦的工作环境,转而来了列车上,但年轻时候的那段日子,依旧记忆犹新。

锦承新义上线路质量不高,一路上列车慢慢悠悠晃着,时不时小曲线摩擦出的刺耳声惊醒,这一路太空硬座睡得并不踏实。早上被昨天换班的师傅叫醒,继续给我讲着现在与新义线并行的这条矿铁,晨光下作别。


(16FXIMG218 夜幕下的阜矿集团运输部海州运输段


作为一家铁运企业必备的区段站,阜矿公司运输部海州运输段就坐落在阜新火车站的背侧,两站之间通过一股联络线相连。这里承担着机车整备,国铁的车底交接,以及往返王营矿等地的列车通过任务。

同时,作为阜矿集团的“腹地”,这里也是火车站以南最热闹的地带。正因如此,运输部站场及市区内矿铁沿线很早就做了全封闭,想要从外面进入到线路内,除了道口和运输部几乎无路可循。对于闯进站场看机车的爱好者们,工作人员也会进行驱离。
(16FXIMG201 晚间驶过运输部道口的列车
(16FXIMG206 五一路上山前的道口)

在阜矿横贯阜新的矿铁线路上,散落着数十个大大小小的道口。说来也奇怪,阜矿的道口房都是二层的小楼,尤其是在与国铁并行的区段,比起阜新工务段的小平房要显眼不少。

而紧邻运输部的道口(其实就是作为站场的一部分),平均每5分钟就要开闭一次,繁忙程度可想而知,同时,这座道口也几乎是往返五龙矿的必经之路。所以,就不要在站场添乱了,我们上山去拍。

(16FXIMG169 运输部站场内待发的列车)

 


·这个冬天不好过

这个冬天,无疑是阜矿集团有史以来最严峻的寒冬。

去年年底,一场反贪地震席卷了阜矿集团高层。同时,距离旗下恒大煤业“11·26”特大事故过去已有一年之余,这场事故所带来的影响至今仍未平息。

而在煤炭供需结构中,阜矿集团一方面面临着旗下众多子煤矿的减产,停产,破产,无煤可采。一方面面临着下游市场需求缩水带来的压力。四者的叠加给全阜矿集团带来的负债已逾100亿[1]。

不过,行走在运输部附近你似乎并不能明显的感觉到这样严峻感。生活还是要过下去的,煤矿工人和家属们虽对集团的现状心知肚明,但他们相信政府不会让企业就这么破罐子破摔,毕竟,对于这样一个煤炭为老牌支柱产业的城市,数万人的下岗的后果更加难以担负。早在上世纪80年代,阜新市就曾发生过煤矿的大面积关停,一度造成全市多达15.6万人下岗失业[2],造成了极为严重的影响,城市发展一度停滞。作为全国第一个资源枯竭型城市经济转型试点市,随着产业结构的调整和煤矿资源的进一步减产,从当年的恐慌人们变得更多的是平和和无奈。(16FXIMG168 五龙矿站内等待装煤待发的列车)

可以洞窥一二的是,作为煤矿生产中重要一环的铁运,目前共有2台DF5D内燃调机以及9台上游型蒸汽机车。而在这个寒冬里,目前只有4-5台蒸爷运用。

而距离市区较近的王营煤矿和五龙矿,拉运矿石的列车密度也大不如前。
(16FXIMG203 雾霾中驶出五龙矿的内燃调机 在运输部-五龙矿这段线路上已经很少能够见到蒸爷了,据师傅说,从去年开始这一段就开始全部使用内燃调机牵引了。而在这个冬天,五龙矿的情况不容乐观,内燃的密度也并不是很理想。)

 


·海州矿的前世今生

既然提到阜矿的过去,就不得不提到位于阜新“海州露天矿”,海州矿曾是亚洲最大的露天煤矿,鼎盛时期的海州矿比起残存的三道岭露天矿要壮观百倍。从解放后1953年7月到2003年底,共生产煤炭2.1亿吨。由于常年来高强度的开采,2003年后进入该煤矿残采期。2005年7月,海州露天矿正式闭坑破产。如今,再想重温当年的鼎盛也只能从影像当中感知了。

(以上图来自网络,对原图作者表示感谢)

2006年,海州矿成为首批国家矿山公园,2009年,矿山公园正式对外迎客,除了可以站在信号楼上再度感受当年的露天矿,还有矿上报废的蒸汽机车、电力机车等运输开采设备的展示。

2011年,阜矿开通了蒸汽机车旅游专列,曾一度吸引来众多摄影爱好者前来体验,朱德号机车就是在那个时候命名的。

  两条线路一是,以海州露天国家矿山公园主题广场为起点,从海州露天矿采场西侧入口进入采场平盘,行至露天坑内,往返全程22公里,沿途可观光欣赏到阜新发电厂、海州露天矿选煤厂翻煤桥、海州露天矿采场全貌及生产场景。二是,以海州露天国家矿山公园主题广场为起点,经五龙、平安西部,全长10余公里。[3]

在那之后,旅游专列就没了下文,朱德号机车又重新回到了货列的牵引行列中。而在阜矿集团生死存亡的今天,重开旅游专列只能是奢望了。
(16FXIMG204 运输部机修厂中正在维修的朱德号蒸汽机车)


·从城市到矿山
 接下来我们聊点轻松的。

相比于三道岭的荒芜,阜新无疑拥有了更加丰富的视觉元素和人文景观,城市,乡村,矿山,工厂这四者通过矿铁有机地串联起来。但同时,更丰富的元素也意味着你要承受电线,乱入的行人和车辆所带来的干扰。
(16FXIMG171 驶出五龙矿的列车 列车在此等待信号,可前往平安站-运输部或折返上矸石山。画面中残存着曾经接触网的悬吊结构,这一段由于运量较大曾采用厂矿型电力机车,随着开采量的下降,电力牵引也就没了必要,接触网已于十年前拆除。)

(16FXIMG121 五龙线路所旁是一个私人承包的鱼池,与上矸石山的线路将水塘夹在中间) 

(16FXIMG129 牵引矸石的列车由此上山)

五龙矿是阜矿集团目前市区范围内运营状况相对较好的一所煤矿,而五龙矿区的背后就是矸(石)山。当地人习惯叫其矸子山,矸子(石),是煤矿在开采和之后的洗煤过程中所产生的废料,颜色也普遍较深,但由于含碳量比较低,并没有什么使用价值。

开采出的矿石由蒸爷牵引至运输部站场进行编组交接,而无用的矸子将拉至矸石山上直接排放。

 

(16FXIMG183 抵达矸石山顶的列车

(16FXIMG184 正在排倒矸石的车底

记得曾经看过一张刚哥的片子,图中是正在较高的路基上倾倒矸土的列车,一时间尘土飞扬,颇为壮观。

在数十年当中,列车就这样日夜往返与矸石山上下倾倒次生垃圾,杆山也在慢慢地“长高”。从1953年投产到2005年的50多年间,仅海州矿就开采2亿多吨煤炭,但同时也产生了8.5亿立方米的煤矸石,在城市周边形成了数十座矸子山。[4]

日复一日的堆积也是巨大的污染和安全隐患,去年的1220深圳山体滑坡事件使人们对于这类人工形成的山体产生了广泛的关注度。从矸石山中产生的大量一氧化碳、二氧化碳和含硫烟雾,在气温较高时对空气质量产生了很大影响。而矸子山北边几公里,就是阜新市的城市范围。
(中可见数条清晰的轨道痕迹以及橄榄形的矸子山,而北侧山下就是韩家店村)
 从五龙矿沿铁路上山约半小时许,也多亏了这座矸子山,为阜新蒸汽的拍摄提供了众多视角选择的可能。铁路沿矸子山边缘一路上爬,在这一段中,机车朝向山下方向,推行列车山上。由于坡度较大,这一路段中蒸汽行驶较为缓慢,而蒸汽机车排放出的蒸汽以及未能燃烧充分的碳粉比起其他地方也颇为壮观。

(16FXIMG178 正在向山上行驶的列车

(16FXIMG178 正在向山上行驶的列车

这里算是一个小线路所,上下山的列车在此等候信号。我抵达阜新的几天当中,师傅说是近些日子来矸山上较为繁忙的时候,时常会有两组拉矸石的列车交替上山卸矸。在这个地方道边有个很是简陋的彩钢房,数名师傅平时住在这里,承担着工务方面的工作。

东北人的热情,师傅邀我进棚里取取暖。屋里的的照明并不好,加上熏得乌黑发黄的墙壁,在这个城市边缘的板房里,他们一周要在这里待上三天时间。师傅们的工作并不算繁重,24小时充着电的手台时不时传出调度的命令,聊着天时间就到了中午。

(16FXIMG180 正在从机车上接取热水的师傅,师傅直接用下山机车上的热水来洗漱

(16FXIMG148 正在驶下矸子山的空车底,而山下就是五龙矿,再远处就是阜新市区

(16FXIMG158 驶去的蒸爷留下的背影,在阜新的蒸汽货列后由于没有设置守车,便会有两位师傅坐在车尾进行守望。

过了等信号的地方,就到了一路上坡度最大的地方,从这里开始,列车正式开始攀爬砟山。(16FXIMG36 正在向山上行驶的列车

(16FXIMG126/128 倾倒完毕在驶下砟山的列车


  ·矸山暮色
刚才提到,矸山为蒸爷的拍摄提供了更加丰富的角度。我便思考从山下是否能够拍摄到蒸爷的艰难上山的场景。为什么一定要提到这组片子呢,因为这组片子差点被狗吃了,一会再提。(16FXIMG149 矸山下的一片树林(16FXIMG152 倾倒完毕在驶下砟山的列车

需要多提醒一句的是 ,这片地方虽然看起来像是农田和荒地,但实际上已经被私人承包,散养着数只藏獒。直到太阳落下走出这片地方时才被主人告知这片地方散养着藏獒,着实危险。不过,也算是冒着生命危险拍下这组片子了。
(16FXIMG139正在向山上行驶的列车

(16FXIMG150 倾倒完毕在驶下砟山的列车

(16FXIM270正在爬上矸山”钻进“夕阳中的列车

眼看着夕阳在矸山后缓缓落下,但这时却迟迟没有来车。就在太阳即将落下山时,听见了从山下传来的汽笛声,一列蒸爷缓缓爬上矸山,钻进”夕阳“,激动之余,按下了快门。

(16FXIMG200 黄昏下正在驶上矸山的列车


  ·上游之夜

对于蒸爷来说,最壮观的时刻是在晚上。无论是机车”喷火“还是漫天星空下机车驶过头灯划破黑暗,留下烟尘,都具震撼力。

和哈密一样,阜矿运输部的晚间交班时间也在晚上的八点前后,在七点半之后,机车就会从山上,矿上回到运输部站场,等待交班。比起东剥离的荒无人烟和孤独感,坐落在市区地带的运输部,两侧都是民居,身后就是车流穿梭不息的运输部道口,四周各种照明灯光交相辉映,仿佛置身数十年前的煤城时代。


(16FXIMG211 在运输部等待交班的机车

(16FXIMG200 即将启动的红星号
(16FXIMG200 四台蒸爷集中抵达运输部

其实,这早已不是阜矿曾经兴盛的年代了。目前,运输部海运段共有2台DF5d内燃调机和9台上游型机车。由于目前矿上生产状况不佳,仅有4-5台蒸爷平日出来干活,剩下的机车停在机修厂里维修。尽管如此,阜新仍是目前国内最大规模的蒸汽机车运用地。
(16FXIMG753 运输部站场内等待交班的蒸爷

在阜新停留了两天两夜,两组色调完全不同的图片分别拍摄于两个晚上。两个晚上的天气并不相同,第一天天空通透清朗,第二天则是浓云密布,由于城市的光污染,天空变得发紫。而此时,比前一天多了一台运用的蒸爷,分别停放于三股轨道上,彼此交相辉映。

(16FXIMG756 运输部站场内等待交班待发的蒸爷

(16FXIMG757 运输部站场内等待交班待发的蒸爷


  ·最后的蒸爷诊所

在运输部南侧,是蒸汽机车及车底的维修车间。在蒸汽机车已然停产弃用的今天,蒸汽机车的维修保养工作要全部依靠运输部自己来完成。机修厂的几条股道上停放着数台报废的机车与车底,活蒸爷从他们身上取得零件,得以苟延残喘。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几台蒸爷的保养情况还算不错。

(16FXIMG192 机修厂1970年建成的的车底修理车间

(16FXIMG191 机修厂内停放的机组报废敞篷车

(16FXIMG193 机修厂蒸汽整修车间内停放的几台蒸爷

阜矿集团目前在用的几台蒸汽机车均为上游型蒸汽机车 (SY),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唐厂与大连厂联合研发了这款专门用于工矿企业的蒸汽机车。上游诞生至今,已生产了近1800台,而目前仍在活跃运用的仅剩阜新平庄两地的。我国最后一处牵引通勤客列的上游聚居地—甘肃白银,三台上游型蒸汽机车已在去年年底正式退役。

(16FXIMG195 整修完成,等待运用的上游1396号机车,由于矿上业务量缩减,他们只能待在车间里

(16FXIMG204 正在整修中的朱德号机车,2011年,阜矿集团为迎接蒸汽旅游专列的开通,考虑到早前朱德曾经来到阜新视差,特将上游1395号机车命名为朱德号

(16FXIMG193 另一组整修中的红星号机车


纵横的轨道和蒸爷的脉动与这个城市当中的每一个矿,每一吨煤息息相关,他们串起了这座城市百年间的繁华,衰落与转身。

过不了几年,京沈客专将引入阜新市。在这片土地上奔跑了近百年的他们将和飞驰的动车一起,与煤城同呼吸,共脉动。

下一个冬天再会。


火车像人

人像火车

他们都是有温度的


[1] 《老牌煤企阜矿集团岌岌可危 科长被转去端盘子做警卫》-李慧敏-中国经营报

[2]《海州立井悲剧》-石东-200502-《财经》杂志

[3[《阜新国家矿山公园蒸汽机车旅游专列开通》-王洁-201101-华商晨报

[4]《从前阜新人称的“矸子山”如已经绿树成荫,鸟语花香》-201308-阜新在线


(下周末前将推送第四节:尾声·人与车,欢迎关注。)

西直门折返段

E-mail:anyrail@bjtu.edu.cn

Sina Weibo:@西直门折返段

Website:www.anyrail.me

秉持独立思想 感知人车脉动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